官员年年截留企业爱心善款: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

国内

  原标题:被截留的“爱心”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9年初,江苏省泗洪县纪委监委收到一封信访举报件,反映该县车门乡个别干部在慈善募捐活动中违规谋利:“乡里搞的爱心募捐不公示资金收入,募集善款仅有收据没有其他凭证,具体负责人在钻制度空子……”

  泗洪县纪委监委迅速组成核查组,对此条问题线索进行核查。核查组兵分两路,一路调取该乡财政、县慈善总会的账户信息,一路走访捐赠企业了解情况。

  “你们企业献爱心捐款几年了?善款都交给谁?”核查人员在对几家悬挂了“爱心企业”牌匾的企业走访后发现,从2017年起,车门乡每年都会组织工业园区企业为贫困户捐款,有时派工作组来,有时由乡工业助理代为收取,每家企业都会捐出5000元至一万元不等的善款。

  “每次捐款都现场开票吗?交现金还是转账?”与部分企业负责人交流后,核查人员发现企业捐款形式多样、金额也不尽相同,有时候还存在转账到政府工作人员个人账号代为捐款的情形。

  另一路前往县慈善总会及车门乡政府的核查人员也有了发现:车门乡在县慈善总会的统一部署下,于2017年和2018年分别组织了一次捐款活动,但2019年截至目前没有募捐活动记录。其中,2017年捐款是由车门乡政府安排工作组到园区组织企业现场捐款,款项由专人保管后统一汇至县慈善总会账户。2018年的捐款则由该乡工业助理刘为银带着收据,独自前往企业收取,但刘为银交给财务的捐款却未提供明细。

  “2018年车门乡组织的慈善扶贫捐款,园区企业是由你负责的吗?具体是怎么操作的?”核查人员找到刘为银进行谈话。

  “是的,2018年乡政府没有组织集中捐款,园区企业这一部分的捐款就由我带着收据,到企业现场收取。”

  “以什么形式收取?”

  “有的是现金,有的是发微信转账,有的是打到我的个人银行账户,但我都开收据给他们,事后统一交到乡财政,没有任何违规行为。”面对询问,刘为银早有准备。

  “是吗?那你上交的5.8万元慈善款,为什么没有企业捐款明细?”核查人员追问。

  “我都是按照他们交给我的金额统计后交给财政的,觉得麻烦就没有提供捐款明细……”刘为银言语间越来越没有底气。

  “那请你把当时的收据明细提供一下。”

  “由于保管不善,被我弄丢了。”

  “那给你看看你开给企业的收据明细吧,你算算总额跟你上交的金额是不是一致。”核查人员把一沓企业捐款收据的复印件放到刘为银面前。

  “我……”刘为银一时语塞。

  “还有,请你把2019年组织园区企业捐款的具体情况说清楚。”在证据面前,刘为银低下头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刘为银在2018年8月收取企业捐款时,私自截留善款1万元,用于个人开支;2019年1月,在县慈善总会未部署捐款工作、车门乡也未组织捐款的情况下,刘为银私自将捐款时间提前,向园区部分企业索要捐款,共通过银行转账、微信转账、收取现金等形式,收到企业捐款7.4万元,直至案发时才上缴财政。

  2019年2月,因截留善款、私自组织慈善捐款,刘为银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吴少卿 蒋尚飞)

责任编辑:余鹏飞

来源: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