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体人:谁都有资格批评国民党 但郭台铭没有

国内 图片

  原标题:谁都有资格批评国民党,但前“荣誉党员”郭台铭没有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离四年一度的领导人选举投票已不足4月,国民党31位大佬亲笔签名联署,望党内“团结、奋斗”以救台湾。不想,膺受国民党“荣誉党员”称号未满5月的郭台铭突然背后插刀,次日即宣布退出国民党。郭的这一决议早已在坊间猜测之列,其退党声明却又决绝得令众人猝不及防。

  郭台铭此时与国民党决裂,将如何搅动台湾既有政局?已建党百年的国民党日后又该如何除旧布新,以挽颓势?观察者网为此采访了台湾《中国时报》社长王丰先生。

  ·郭台铭的支持度或因不讲信用而大打折扣

  观察者网:在您看来,郭台铭宣布退党,事发突然吗?

  王丰:如果从他个人来说,我认为他是蓄谋已久;但在一般民众,特别是对他“忠党爱台”非常有信心的人看来,可能属比较突然;而对于对政治情况比较了解的人,我想这事早已在他们意料之中。

郭台铭在写退党声明
郭台铭在写退党声明

  观察者网:那您如何看他走的这一步棋?

  王丰:我觉得做人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诚信,郭台铭先生也一向强调,他信奉关公、妈祖。我想关公、妈祖基本上都是要讲究诚信的,所以我相信他脱党的举动会让人觉得他跟他自己所强调的信念相违背。换言之,他现今的脱党举动会在他未来不管是企业还是从政的道路上,布下一个非常不好的变数,而所谓的变数就是让人对他的诚信产生严重的否定。

  我曾听很多跟他有生意往来、现今年纪都已七八十岁的老人聊起过他,有的人就对他的诚信非常不以为然。以前我总以为那可能是那些人的刻板印象或偏见,可他这一次脱党的举动,印证了那些人对他的批评。

  郭台铭今年4月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接受吴敦义主席颁发的“荣誉党员”称号,到9月12日宣布退党,相信一般民众在近5个月的时间里也能通过观察,得出他是一个不讲诚信的人的概念。他在多个场合讲了很多所谓忠党爱台的话,也在参加国民党党内领导人初选时声言,如果他参加但败选了,一定仍全力支持胜选的人。这些话说来至今不满5个月,我相信台湾的老百姓并没那么健忘。

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为郭台铭颁发荣誉状(图/台媒)
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为郭台铭颁发荣誉状(图/台媒)

  郭台铭过去很会造势,把自己包装得很华丽,甚至于在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时,会做出一些奇怪但也让人眼前一亮的动作,比如会去舔盘子、帮记者系鞋带,这些动作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很谦卑的人。可没想到,他脱党的动作跟上述印象非常不搭调。

  “人无信不立”,我认为以后郭台铭就算可以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透过联署参加2020年台湾领导人的选举,也是得不偿失,因为他失去了正当性,大家会觉得他是国民党的叛徒,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我想他的得票和支持度或将因此大打折扣。

  观察者网:郭台铭如果独立参选,您认为会如何影响台湾现有的选举格局?他这次背后捅刀,对国民党而言,会是致命一刀吗?

  王丰:2020年1月11日的选举投票,我大胆预测,蓝营不管任何人出来参选,哪怕郭台铭没有脱党或先前在党内初选时胜出,由他来参选,国民党也未必会胜出。

  至于韩国瑜,我认为目前来看他胜选的几率是有,但跟蔡英文比的话,还是蔡英文胜选的几率较高。这么讲,是因为有历史经验。

  2004年,陈水扁争取第二个任期,那时他的民意支持度也不高,可是他有执政优势,可以利用所有的政府资源去支持他。这所谓的利用政府资源,就是“政策性买票”。台湾的选举法限制候选人买票,但政策性买票不在法律限制范围内。那时陈水扁借政策性买票方式收买人心,最终险胜。所以我认为,不管有没两颗子弹,陈水扁在2004年胜选都是理所当然的,就因为他有执政优势。

  再就是2012年的马英九。马英九在第一任任期结束时,他的民意支持度也是下滑的,可是他享有执政优势,可以政策性买票,所以2012年,他轻易胜过了蔡英文。

  2004年和2012年这两个例子可以说明,对于两党政治或台湾的民主政治来说,执政者是有绝对优势的。再比如,蔡英文近日可以决定花619亿新台币把高铁延修到屏东,只为将行车速度加快19分钟,而韩国瑜是在野者,没有政策买票的资源。即使是郭台铭也一样,他不可能用自己的钞票去大规模买票,政策也不容许他这么做。他前阵子提倡0至6岁的小孩子可由政府供养,与蔡英文可以立刻兑现相比,这不过是一张遥遥无期的空头支票。

  再加上今年有香港问题,台湾的民意,尤其是绿营支持台独的民粹,是比较支持香港“反修例”的。如果香港的问题没有得到缓解,就等于帮蔡英文拉票。只要香港一闹起来,蔡英文就可以捡到“枪”借题发挥,这对于韩国瑜的选情无疑是雪上加霜。

香港地铁站内暴乱现场(图/港媒)
香港地铁站内暴乱现场(图/港媒)

  如果你关心台湾新闻,你会发现大概最近半年以来,所谓的“黑韩”铺天盖地,发展非常迅猛。估计其中一大半是1450(即蔡英文的水军),另外一些可能是国民党党内的异议份子,乃至郭台铭的粉丝。

  总而言之,韩国瑜参与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胜出的几率不能说没有,但是相对而言较低。从过去的历史经验到现在的状况,再加上中美贸易战悬而未决的国际形势,我认为对蓝营的选情非常不利。

  观察者网:这金主大佬退党了,马英九上台为韩国瑜背书,也被韩粉赶下台了,您认为如今的国民党能为韩国瑜参选提供什么助力?

  王丰:事实上,韩国瑜去年“九合一”选举拿下高雄市长时,就没有从国民党那边取得太多资源,这一次的领导人选举,无疑也不可能从国民党那里取得什么实质性的助力。但是国民党团结不跑票,或者可以说,国民党大佬的向心力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一个稳定的机制。此外,还是要靠韩国瑜本身的政治能量。

  但是我们可以发现,韩国瑜备多力分,一方面他要兼任高雄市长,另一方面他要参选台湾领导人选举。然而,他说他目前是周一到周五当市长,也就是等于他只有2/7的力量参与2020年选举。考虑到主客观因素将韩国瑜置于不利态势,再加上他本身身体负荷太大,已有精疲力竭之势,看不出未来几个月他还有大能量去跟民进党去做最后的缠斗。所以在我看来,除非老天爷帮忙,发生一件对民进党非常不利的大事,不然韩国瑜要转逆为胜,是比较困难的。

  其实如果韩国瑜本身不太依靠国民党的话,他还是有很大胜算的。可是从他当选市长以后,他太顺着国民党了。去年他选上市长时,是完全没有国民党包袱的,现在这一情况有所改变。显然,国民党的包袱也是造成他的政治能量没法发挥的原因之一。

  此外,当选民看到韩国瑜跟国民党传统的政治人物一样时,选民也可能不再对他抱有希望了。国民党的人“温良恭俭让”,用台湾的话来讲,就是公务员心态,因循苟且,没有积极进取的精神,也不能充分为老百姓设想。如果韩国瑜也变成这样,那选民为什么要选他?韩国瑜之所以会选上高雄市长,是因为选民觉得他很像“庶民”;可当庶民变成酱缸文化的一份子,沿袭暮气沉沉、没有新意的政治符号,老百姓是不会被感动的。而老百姓没有被感动,韩国瑜的选票能量也就没有办法爆发了。

从左往右依次为:吴敦义、韩国瑜、马英九(图/台媒)
从左往右依次为:吴敦义、韩国瑜、马英九(图/台媒)

  要想赢得“总统大选”,基本盘一定至少要40%以上——马英九2008年当选时,支持率高达66%;蔡英文2016年当选,支持率也过半,达57%。所以,我认为这次蔡英文的支持率可能不会过半,但也会在过半边缘,比如百分之四十几。如果韩国瑜的基本盘还是在30%多徘徊,甚至不到30%,那他根本不可能超越蔡英文。

  那么,韩国瑜该如何吸纳更多选民?韩国瑜先前新竹造势,现场支持人员据说近40万人。台湾有2300万人口,这40万就等同于近60个台湾人中就有一个人支持他,这力量是很大的。如何把这力量扩大,变成一个全民活动,是韩国瑜与他的团队要超越的一个障碍。也就是,他要思考如果超越过往的自己,形成一股新的“韩流”。

  去年韩国瑜让高雄地区的民众感动,如果要赢得明年领导人的选举,他必须让全民有感。可是目前我们没有感受到他可以让全民有感的能量。所以,这个是他要努力的方向。如果在未来三四个月内他没办法做到这点,基本就跟胜选绝缘了。

  ·国民党应“以天下为己任”

  观察者网:您刚提到“国民党团结”,记得之前赖岳谦教授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说过一句话,“不团结是国民党的DNA”。而31位国民党大佬12日联署呼吁党内要“团结、奋斗”,您认为他们这是真的团结,还是只是表面的团结?

  王丰:国民党的团结必须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候选人是在胜选的安全区域,或接近落选的危险边缘,这样他们才有团结的可能性。如果韩国瑜今天不是30%多的支持度,而是20%多或更低,那么国民党就会是分裂的。我刚还在想,国民党的这些人跟战国七雄很相似,他们心中永远有个战国心态,就是“老子弱的时候,就臣服于强者;老子强的时候,又蠢蠢欲动想分裂”。

  在我看来,国民党是一个很松散的组织,它的个人性很强。相比于共产党的强组织性,国民党只有个人利益与恩怨,每个人都只想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去想大的天下。

  国民党从一开始的蒋介石、汪精卫、胡汉民,到来台湾后的李宗仁、蒋经国等,这些人好像都冠冕堂皇,看起来很爱国,很民族主义,可事实上他们都是很自私的个人。当然,自私是人性,在所难免,国共两党都有自私的人,而国民党人的自私是个人大于组织,或者可以说,他们没有组织,只有个人。

  观察者网:您这是同意郭台铭说的国民党已成为“个人利益及权力分赃的平台”的说法吗?

  王丰:我不认同他的说法。31人的联署声明,就是短时间的功夫完成的,大家希望国民党能够团结,不希望出现郭台铭脱党这些事情。我不觉得他们是为了私利,而是忧心国民党会不会分裂。

  虽然郭台铭宣布退党了,可他曾是国民党。若说国民党里有谁只顾“个人利益及权力”,那也是郭台铭自己的劣根性,他的个人主义心态非常强烈,远胜过对组织的关注,甚至可以说他心中永远只有个人,没有组织。国民党里确实很多人都这样子,但联署声明的31个人,他们在道德节操,在诚信上,绝对是郭台铭比不上的。

联署人签名
 联署人签名

  观察者网:郭台铭在退党声明中提到国民党已失去“党魂”,您上次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也提到,现在一些国民党人“失去了他们的党魂,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魔鬼”。请问您可不可以详细解释下,什么是国民党应有的“党魂”?

  王丰:我觉得可以分两个层面讲。

  第一,如果要批评国民党有没有“党魂”,由郭台铭来批评,我认为是对“党魂”这两个字最大的曲解和侮辱。

  郭台铭批评国民党“迂腐陈旧”,难道他自己不迂腐、不守旧?他在鸿海集团主持高管会议的时候,自己不是抱着封建的帝王心态?他逼着富士康员工尿液变黄,富士康过去短时间内连发十几起跳楼事件,这些难道不是迂腐守旧所造成的?他自己迂腐守旧想当皇帝,在企业里也当惯了土皇帝,却批评一个政党迂腐守旧,这是忘了自己是什么样子?

  中国古书说得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人若无法“修身”,连诚信都守不住,还怎么去“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现代公民,若连自我管理能力都没有,遑论管理众人之事。一旦他得大位,不就变得比特朗普还特朗普?所以我认为,任何人都有资格去批评国民党,而“荣誉党员”郭台铭没有。

  至于什么是国民党的“党魂”,其一是求新求变,也就是要有革命精神。就像一条蛇要经过多次脱皮,才能蜕变为大蛇、巨蛇,如果蛇没办法脱皮,它就会生病。同理,一个党要有革命精神,就像共产党一样。而国民党,它萎靡不振,不思进取,不为民服务,这就是缺乏革命精神。

  “党魂”的第二点体现,就是要有中华情节,要以天下为己任。如果没做到这点,就没有“党魂”。

  观察者网:国民党建党至今已历百年,您认为它现已积累下哪些沉疴痼疾?换而言之,您认为国民党若要革新,需从哪些方面革起?

  王丰:国民党最需要革新的,就是要以天下为己任,而不是以台湾为己任。什么叫“中国国民党”?当然是要国民党关心全中国。比如大陆环境污染问题严重,国民党不能只关心台湾污染问题,也必须有一组人去研究大陆区域,如研究为何大陆某河川遭遇严重工业污染,这就是以天下为己任。如果一个党派没有以天下为己任,只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打转,过于关注本土(localization),这党是没有出息的。

  我每次去东南亚一小国,看到他们的报纸,都会觉得好笑。其他国家、地区的头条多是报道国家大事,而他们的头条新闻会用来报道一条街上死了多少老鼠。台湾现在就有这个倾向,而国民党身为所谓的“中国国民党”,每天关心的事情是怎么继续拉选票,如何争取民心,重新执政。

  我认为,这些都是治标的事情,应有一些治本的行为让自己壮大,其中就应要以天下为己任,和共产党比为人民服务。比如国民党的环保能力非常强,现在上海在搞垃圾分类,国民党可以派人来当顾问,帮大陆做得更方便、更干净。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让国民党和共产党抢夺政权,但是可以争取人心;所谓的争取人心,不是去争取选票,而是要争取大陆同胞对台湾同胞的好感。国民党也为全国人民服务,会让大陆老百姓感觉“台湾的中国国民党还蛮像样子,蛮有爱国心的”,从而改善两岸情感,而不再是“我拿你当同胞,你拿我当钱包”的负面认知。

点击进入专题:

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责任编辑:张玉

来源: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