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62天,武汉按下重启键

国内 图片

  原标题:封城62天,武汉按下重启键

  来源:北京青年报

  回到武汉,开车上三环,刘凯朝窗外看了一眼,差点没忍住(落泪)。“路上就一个穿防护服的,应该是个医护人员,我真是除了在凌晨两三点,没见过这样的武汉。”

  在经历了62天封城之后,这座错过了春天的城市,正在逐渐苏醒过来。根据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消息,武汉一般企业不早于3月20日24时前复工;自3月25日起,湖北省除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

  最明显的变化在街头。白日里汽车的声音多了起来,小商超关着一半的卷闸门终于打开,门口有了戴着口罩排队的顾客。无疫情小区的居民们终于结束了“不知岁月”的隔离生活,探一下窗外的温度,出门透上一口气,挎上包,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武汉街头已能看到少量的行人、车辆
△武汉街头已能看到少量的行人、车辆

  回汉,6个章加14天隔离

  3月18日,家在襄阳宜城的刘凯开了整整6个小时的车,终于返回武汉。此前,这段路程只需要3个多小时。

  他已经忍不住想要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他所在的公司群里,大约有100个非武汉的同事,“大家有个共同的心声,就是想去现场上班。 ”

  今年的工作开启得毫无仪式感,由于他所在的通讯行业大部分工作可以实现线上办理,大年初三,刘凯就开始了居家办公。原本清晰的上下班、工作日和休息日的分界线变得模糊起来。晚上,工作群信息会弹到凌晨一两点,安静到早上六点多,就又活跃了起来。

  刘凯说:“精神一直绷着,可能吃饭时刚拿起筷子,手机就又开始响。”

 △在外返汉人员都需持有相关证明
△在外返汉人员都需持有相关证明

  3月14日,他开始准备回武汉的材料。为求踏实,他把所有能盖的章全都盖了一遍。

  “当时政策不断在变。”刘凯说,他在老家的社区提出申请后,社区让他先跟武汉方面联系。他的房子在武汉市江岸区,所在社区告诉他,想要返汉,必须提供健康证明。

  手机APP上的防疫绿码并非有效的通行证,武汉社区提出,必须由刘凯父母家所在社区提供健康证明。“网格员说,你手机上的绿码怎么来的?还不是你自己每天打卡,你说健康就健康。”刘凯说,因此必须要求老家社区开具证明。

  实际上,老家社区开具健康证明,主要依据也是个人自觉上报体温。自从疫情以来,老家社区就要求小区业主在群里每天上报两次体温,为此,刘凯父亲在群里打了一个月的卡。

  拿到健康证明后,刘凯又填了一份返汉申请表,交由武汉自己家所在社区盖章后,再上报给对应的街道和区里的防疫指挥部去盖章。 在拿到武汉方面盖了3个章的电子档之后,刘凯又在老家的社区走了一遍同样的流程。

  “当时我们老家这边社区的工作人员跟我说,其实有武汉的证明就可以直接上高速,但我担心中间再有什么变数,就坚持把能盖的章都盖了。 ”刘凯说,毕竟,他了解的情况是,之前有人在高速路口排了10个小时的队,最后却因为某项手续不全而不得不掉头。

  3月18日上午,刘凯终于盖齐了6个章,揣着一份返汉申请表、一份健康证明、外加一份宜城要求填写的“疫情结束前绝不返回老家”的承诺书——“还按了红手印,当时我家没印泥,拿红笔在手上涂了好久,然后按了一个”——上了路。

  上高速的检查简单,只需核对车辆信息、身份资料和测体温,但下高速时,还要检查返汉证明,甚至打开后备箱检查,以免后备箱藏人或者活禽等违禁物品。一路上,刘凯每路过一个服务区就得停下来一会儿,回复工作信息。一路上经过五个服务站,他停下五次,到了武汉,已经是晚上七点。

  阔别两月,燃气灶线路因长时间没用而断掉了,打开冰箱保鲜层,水果坏了一半。“走之前我爸让我把冰箱的电断一下,幸亏没断,谁能知道这一隔就是两个月。”

  刘凯说,人到了武汉,依旧还得在家办公,他距离办公室还有14天的隔离期。 

  30个人的工厂到岗8人

  经济压力是悬在城市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滑13.5%,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24.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

  进入三月后,湖北地区的复工提上了日程。根据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3月18日的消息,武汉一般企业不早于3月20日24时前复工。

  相较于武汉,湖北其他地区在疫情风险等级降低、确诊清零之后,陆续推进复工。3月17日,瞿翔开设在孝感的鑫福星纸塑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复产,由于疫情防控,复工后,30多个人的企业只到了8个人。

 △瞿翔工厂车间消杀和发货的场景
△瞿翔工厂车间消杀和发货的场景

  瞿翔的公司主做一次性餐具包装。其实,在2月中旬疫情严峻之时,当地政府曾建议他们开工,因为他们的产品属于防护急需物资——餐馆不能堂食、各地需要给医护人员提供餐饮,这些都需要大量的一次性餐具。但那时,工厂的技术员都在外地,回孝感手续繁琐,瞿翔没能协调好这些手续,错过了复工的机会。

  瞿翔告诉记者,在孝感,用于保障民生的企业复工率比较高。早在三月上旬,就有企业陆续复工。他的企业是第一批申请复工复产的企业,当时,有二三十家企业同批申请,截止到采访时,第四批申请已经上报审核了。

  春节时期订单都发不出去,新的订单没法生产,停工两个月,瞿翔损失了二三十万,资金周转也出现了问题,一复工就找银行贷了款。“毕竟停工两个月都没进账,还要承担二三十个人的各项费用,但是没办法,碰到这个事情了,就必须得担着。”

  从申报到重新开厂,流程走了一个礼拜,“当时政策一天一变,光填表就填了十几个。”瞿翔说,外地返工人员不仅需要企业接收证明,进入孝感交通也是个问题,他除了要盯着复工,还得在网上帮员工留意拼车信息。

  复工3天,一共来了8个员工,16条生产线也只开了3条,为了满足订单需求,生产线开足马力,24小时生产。最大的一笔订单是600箱餐具,光这一个订单,一条生产线就得连续运转4天才能生产出来。

  18日,瞿翔开始组织发货,这才发现,物流成了现阶段最大的问题。“客户有两类,一类是要货量比较大的,这种可以用货车整车运输;另一类是要货量比较小的客户,这种一般找第三方物流公司运送。”瞿翔解释,物流公司多在武汉中心服务区的物流园,但目前仍未完全复工,疫情尚未解除之时,运费价格涨了不少。他算了一笔账,以前运一车货物到河南只需要1000元运费,现在则涨到1500元,甚至1800元。

  运费涨了,但行业价格透明,为了保持竞争力,产品定价却不能涨,复工之后,瞿翔先后运了两批货到长春和重庆。“现在赚钱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保证不亏,就少赔当赚了。” 

  再不开业,房租都要付不起了

  不仅生产企业艰难,武汉人民闭门在家两月,消费也随之萎缩。夏诗的花店重新开张之后,两天内只收到5个订单。

  3月21日是周六,是武汉一般企业复工的第二天,夏诗一早出了门,去循礼门花市进货,准备花店复工。 

  循礼门花市是她常去的花市,但她去提货时,花却没能按时送到,现场也只有寥寥几个花店店主。“估计整个武汉也就二三十家花店开门吧。”她说,供货商保证第二天肯定能到,于是开店日期又推了一天。

  22日一大早,夏诗就去店里,倒掉置放了两个月的发了霉的水,清理店铺。

 △夏诗重新开门的花店
△夏诗重新开门的花店 

  这一次,她只进了五百块的货,天气渐渐热了,花材只能放七到十天,路上行人不多,更罔论来线下买花的人。

  夏诗打开了电商平台上的网店,专心打理线上生意。她不敢进贵重的进口花,就只进了一些玫瑰、康乃馨、向日葵之类的常见花卉——往常这个时候是鲜花需求旺季,每次进货都得进两三千的货,但现在进得多赔得多。 

  疫情持续了整个春天,这让她错过了两个重要节日——情人节和三八妇女节。其中,情人节是一年当中生意最好的时候,“我们这个店一天的纯利润就有两万。”进项没了,但一个月五千块的房租在那儿摆着,是硬项支出,小区一解禁,夏诗立马就决定,赶紧重新开张。

  关店是在1月22日,当时,店里还有好几千元的货没卖掉。夏诗告诉记者,按照武汉的风俗,大年初一人们会去“烧清香”,买菊花祭奠先人。往年,花店都会在春节前备好菊花,卖得好的店一天收入几万。“但今年大家都比较惨,几万块的花都扔了。”

  在新冠肺炎袭城的恐慌中,生存的恐慌挤占了人们生活的绝大部分,似乎没人再有心情去买上一束花装点新春。生意冷清,夏诗的家人也不愿让她继续开店,催促着她赶紧回家隔离。

  但仍有人找上门来。夏诗关店之后,有个老客户拜托她一定想办法,送一束99朵玫瑰花。那是大年初三,客户刚刚成为新手爸爸,赶上出院的妻子过生日,“他说现在也不知道该给妻子送些什么,就想订一束花,只要那一天送到就行,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夏诗说。

  彼时,她店里的花已经半卖半送解决了一批,剩下的质量都不太好,为了这个订单,夏诗专门跑了一趟鲜花市场,并亲自送到了客户的小区门口。“我觉得现在愿意花钱给妻子买花,真的很不容易——这时候买花有什么用啊,还不如买点吃的。但大家闷在家里,需要一点赏心悦目的精神享受。” 

  那是她整个春节的最后一单。直到重新开张之前,她再没去过店里。2月7日那天,她接到二三十通电话,都是想要订花送到中心医院,献给那天去世的李文亮医生,但那时候,她店里已经没什么剪枝鲜花了。

  由于关店仓促,夏诗也没想到,后续还会发展到小区封禁,年前的花就那么存放在花店里。两个月后再打开门,满地都是衰败的盆花和绿萝,培养水也发了臭,她花了一上午,才清理干净。 

  但最让她欣慰的是,有一簇红柳在60天的闭店中存活了下来,不仅长势喜人,抽出了嫩绿的新芽,泡在瓶里的部分,还生出一团团的须根来。

  并未解封的武汉物流

  夏诗之所以没有按时收到花,是因为她的上游供货商雨轩并没有按时拿到货。实际上,现在武汉的物流业也并未完全恢复,直到3月19日,鲜花批发商雨轩才依托运蔬菜的车,中间夹带了几箱鲜花,勉强在朋友圈“复工”了。

  “春季其实是最好的时候,一个季度的(收入)可以撑一年。但因为疫情,损失起码有40万。”雨轩说。

  雨轩告诉记者,三月五六号时,为了筹备三八妇女节给医护人员送花,武汉当地政府与中铁快运专门公对公运输了一批鲜花,“中铁快运可以走,但运的总量很少,而且时间很慢。”

  目前,循礼门花市尚未正式复工,40多家批发商还在等待居委会的统一安排,雨轩估计,得等到武汉正式解封,他们的生意才能恢复正常。这意味着,错过了情人节和三八妇女节销售旺季的他们,还会错过清明节的销售季。以前每年清明,几乎一家店就要进个十来箱菊花,但如今,每次进货只能混在蔬菜运输车里运进来一两箱,且并不能保证每天都能运到。

  “现在进花,要头一天晚上才能订,人家运蔬菜的车有位置才能带货,没位置不能带。”雨轩解释道,这样时间上就顺延24小时,对应的下游客户提货也就要滞后了,对于鲜花这种消耗品而言,每耽搁一天,品质就会差一些。

 △街头有店铺已经拉开卷闸门恢复营业
△街头有店铺已经拉开卷闸门恢复营业

  针对武汉市“第一类企业可以继续复工复产,其他企业按照不早于3月20日24时前复工复产”的要求,第一类,是跟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企业以及春节以来一直没有停工的企业,第二类则主要指金融保险、港口和货运站场,重点产业链配套企业,这些企业涉及到物流、资金、产业链等重要环节,也作为优先复工复产的企业类别。

  1月23日武汉“封城”之后,大部分快递公司暂停了收派工作。只有京东、顺丰和邮政三家快递企业维持运转。顺丰湖北公共事务部何向军告诉记者,武汉封城前,顺丰有1000多名小哥值春节班,“封城”之后,陆续有2000多名小哥返回武汉工作岗位参加保供工作。在疫情严重的阶段,他们优先保障医疗物资和民生物资的运送,停掉了其他一般货物的运送。

  3月14—23日期间,顺丰为援鄂医疗队总共提供了78000件行李的免费寄递。至3月19日,京东物流累计承运医疗应急物资超过6000万件,总重量约3万吨,同时,将来自全国的超过8000吨医疗应急物资和生活物资送至湖北。

  据媒体报道,截至3月21日,武汉十二家快递企业2000多个网店已恢复正常营运。邮政主管部门称,到3月25日,武汉市绝大部分快递企业都将恢复正常的寄递服务。

  (文中除瞿翔外,其余采访对象为化名)

责任编辑:吴金明

来源: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