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几十年,台湾间谍“菜”得越来越有特色……

国内 图片

  原标题:“转型”几十年,台湾间谍“菜”得越来越有特色……

  来源:瞭望智库

  近年来,“台独”分裂势力为阻挠两岸交流、抗拒祖国统一,频繁在境内外串联反华势力针对大陆地区开展间谍活动。为打击“台独”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国家安全机关于近期开展“迅雷-2020”专项行动,破获涉嫌资助“港独”、刺探情报、挑拨中国与其他国家外交关系等行为的一系列重大案件。

  文 | 东老师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瞭望东方周刊”(ID:lwdflwdf),原文首发于2020年10月11日,原标题为《放弃暴力,寻求“转型”,然而台湾间谍越来越“菜”了……》。

  1

  由暗杀等转为 “心战、策反、煽动”

中国长安网2019年度照片——《浮出水面》 国安宣/摄
 中国长安网2019年度照片——《浮出水面》 国安宣/摄

  1949年国民党败逃台湾后,其情报部门对大陆的间谍活动一刻没有停止过。其中尤以“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及其前身、“国民党中委会大陆工作会”为“急先锋”。

  1949至1969年,是台湾派遣军队、海匪和武装特务,从海上、空中对大陆,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进行窜犯袭扰活动的20年。他们秘密搜集枪支、制造炸药、调查中央领导人的住所和行踪,寻机行刺。

图源:《人民政协报》截图
图源:《人民政协报》截图

  1955年4月,台湾“保密局”得到消息,以周恩来总理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将包乘印度客机“克什米尔公主号”赴万隆出席会议 。于是,喜出望外的毛人凤亲自坐镇指挥, 在飞机上安放了炸弹。11日, 当“克什米尔公主号”飞越北婆罗洲时发生爆炸。周总理因应邀先去仰光临时改变路线,才幸免于难。

  40年后,当年参与并策划该事件的原国民党“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在台湾《中国时报》上公开承认此事。台湾间谍的暴力突击行动一直收效甚微,至上世纪70年代末戛然而止。

  上世纪80年代,随着海峡两岸由军事对抗逐渐转为政治对抗,台湾情报机构充分利用机会,向大陆派遣了大量特务,搜集我政治、经济、军事情报,利用各种舆论工具进行造谣、煽动性宣传成为台湾情报部门的首要任务。仅1986年1月至9月,某地区就查获台湾“心战”宣传品600多件。

“台独”分子李孟居曾潜入深圳偷拍大量武警集结视频图片。图源:央视网
“台独”分子李孟居曾潜入深圳偷拍大量武警集结视频图片。图源:央视网

  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台湾情报部门逐渐沦为“台独”势力搜集大陆情报、“反制”两岸和平统一的工具。

  这些间谍人员主要分两类:一是旅游、探亲、交流访问的人群中发展短期搜集情报者。一次付给至少五六万台币的报酬,这对许多台湾人有很大诱惑;二是以台商身份进入大陆 , 表面上从事商业活动,实则从事间谍活动。

  2003年12月15日,广东、福建、海南、安徽、浙江、江苏、上海和山东八省市同时行动,抓获了以“台商”名义从事间谍活动的宋孝濂、王长勇等24名台湾间谍和19名涉案的大陆人员,摧毁了台湾间谍机关在大陆布建的秘密情报网。

  随着编外间谍一批批落网,2006年5月初,台湾“军情局”打破了10 年来未向大陆派遣编制内军官的惯例,派出 “军情局”四处上校副处长朱恭训以台商身份经香港赴大陆“考察投资”,这位台湾“情报界精英”踏入大陆尚不足一个月就落网, 成为近年来台湾“军情局”人员在大陆被捕的最高级别军官。

  2

  承诺不愿兑现,用完就丢

图源:焦点访谈
图源:焦点访谈

  外围谍报人员被吸收进“军情局” 并源源不断地派赴大陆,还有一些人是被迫成为台湾间谍的。

  姜建国出生于上海,父亲是旧上海的资本家,1949年抛下子女逃到了台湾。姜建国在上海第二医学院毕业后,当了一名普通医生。1981年,他成为父亲的唯一遗产继承人,于是,姜建国马上携妻女来到香港,弃医从商并做到中层职位,拥有百万家产。

  1985年5月,他从大陆购买一批蚕丝运往台湾,由于台湾的贸易壁垒政策,姜建国在蚕丝外包装的袋子上,都用“印度尼西亚制造”的假标签装饰起来,为了省钱,里头小袋包装上印的“中国制造”却没清除干净。这批货没能混过去,台湾当局将他的货品全部扣押没收。

  想到马上就要到手的四五十万美元可能就这么泡汤,姜建国火速赶往台湾找当地朋友活动。朋友向他引荐了一位沈先生,沈先生答应归还他的货品,但同时提出了一个条件,要他参加国民党。

  “参加什么党都可以,吊儿郎当党都可以,只要能把东西拿回来。”姜建国一心只想着把货拿回来,但眼前的这位沈先生,并不是普通人物,而是台湾军情局的一名军官,他的目标是要让姜建国为台湾军情局服务,否则蚕丝全部没收。

  此时,姜建国有两个选择:要么做一个眼前亏本的商人,回去继续经商;要么这次不亏钱,但要从此做他们的人。

  第二天在沈先生家里,姜建国宣了誓。“如果我对党国不诚不意,愿从纪律惩处,包括家人。”这段誓词,姜建国在很多年之后反复回味过,但他当时并不知道他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宣誓之后,姜建国便开始开始接受为期7天的特务培训,学会配制药水写密信,学会反跟踪,学会通过电台接收任务。

  “当时我的代号是5331,每星期一到星期六晚上8~10点钟,(电台)就叫三遍:5331同志请注意,中央现在给你讲话,请记住,1034……”只进行了7天的突击训练,姜建国被台湾军情局委任为中校处长,领取960美元的秘密月薪,并如愿拿回了蚕丝。

  此后,1987年,姜建国作为港商返回上海洽谈港口开发,他的这个身份再次被台湾军情局利用,在姜建国拿到港口图纸后,台湾方面给了他丰厚的奖赏——4000美元。同年,姜建国又来到大连,这次,他的一切行踪早已进入了大陆安全部门的监控。

  姜建国糊里糊涂一年多的间谍生涯,换来的却是人生13年零4个月的上海提篮桥监狱生涯,在人生顶峰的时候锒铛入狱。没有想到,走出监狱后的姜建国发现,别说家人,连自己的房子,甚至房子附近的街道都不见了。据说他入狱不久,前妻将房产卖掉,带着女儿远走他乡。

  走投无路的姜建国找到台湾当局,他的想法是,至少坐牢期间的工资要补给他,拿这笔钱买个小房子,可以有地方住下来。2003年,他找到台湾军情局,台湾方面承认了他的身份,但给了3000美元就将他打发了,没有别的补偿。回到香港,姜建国只能靠政府支援和自己捡废纸皮卖来维持生计。

  据《环球时报》报道,自1949年至今,已有超过3000余名间谍败露,因失手 被捕、死亡、失踪的台湾谍报人员,多达1.9万余人。台湾的情报搜集计划,无论是早年的“神斧”“班超”“光武”“三民”“海狼”“长风”,还是近年来的“威远”及“定远”,“没有一次是不付出代价的,总会有报告称被‘破线’ 或‘拆台’,也就是情报网被大陆的反间谍系统查获” 。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台湾当局对间谍们许下的种种承诺总不愿兑现,许多人在退役后甚至连养老保险都没有,就象“ 打发狗一样 ”,令许多间谍寒了心 ,也使原来准备加入间谍组织的人打了退堂鼓。

  此前因在大陆从事间谍活动被判无期的台湾间谍李俊敏被台湾认定“因公殉职”,当其在大陆被释放,“死而复生”准备返台时,却遭到台湾当局的种种刁难。

  为此,台湾《联合报》2006年12月9日发出感慨:“台湾当局对谍报人员用完就丢,当权者都需要他们 , 可是用完就远离他们,甚至糟蹋他们。”

图源:新闻联播
 图源:新闻联播

  当代,谍战手段不再囿于传统方式。“网军”尤其是“黑客”成为台湾情报部门的另一股力量。2008年上半年,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监测发现,大陆地区外的木马控制端IP有98230个,其中来自中国台湾的占到 65%。台湾谍报机关还制订了一系列网络专项计划,在全球设立了数十个网络情报工作据点,以大陆周边国家为主阵地,采用狼群战术进行网上窃密和情报渗透。

  此外,台湾间谍还潜伏在大陆的一些军事网站和军事论坛上,寻找可能提供情报的人员。

  3

  网上交友征婚等形式吸引目标

许以恋人的身份向目标提出要求,让对方及时把成果发过来分享,“彼此做对方的眼睛。”图源:央视新闻
 许以恋人的身份向目标提出要求,让对方及时把成果发过来分享,“彼此做对方的眼睛。”图源:央视新闻

  台湾间谍潜入、策反、窃取情报的方式主要有哪些?

  据《国家安全》期刊发文分析,这些台湾间谍既使用了传统的间谍手段,比如金钱收买、感情拉拢、色情引诱等,也与时俱进地使用了很多新技术,充分利用电子邮件、微信等网络技术和社交媒体的便捷性展开活动。极力向大陆渗透,大肆策反发展人员,布建间谍情报网络,严重危及国家安全和利益。

  什么样的人容易被境外间谍机关盯上?



图源:焦点访谈
图源:焦点访谈

  退伍军人、留学生、高校师生、军事爱好者、军工企业和国防科研单位人员、政府机关人员、年轻网友均有着相当的“吸谍力”。比如,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特别瞄准大陆赴台青年学生群体,利用两岸扩大交流交往的有利条件,组织安插大批间谍情报人员在台湾岛内高校活动,以各种掩护名义哄骗利诱大陆赴台学生,利用学生从事间谍情报活动,性质极为恶劣。

  需留意的是,网络媒介往往与传统的“人力情报”搜集模式相互勾连。比如,台湾间谍通过技术手段将自己的微信、QQ 号码位置“拟定位”到大陆军工科研单位、或其他重要目标周边,通过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或网上交友征婚等形式,吸引目标单位内部人员与之建立联系。

  比如被媒体曝光的陕西阎良某军工单位职工周伟的案例。一次偶然的微信“附近的人”搜索,使他结识了名为“羽晴”的女网友。由于女方营造出的对周伟工作的崇拜,出于炫耀与交友目的,周伟多次毫无防备地向其透露自己工作内容。

图源:焦点访谈
 图源:焦点访谈

  2015年9月,周伟被临时抽调对某军用飞机进行改装工作期间,羽晴多次联系并询问该飞机的数量、新老型号区别、装备变化等信息,周都如实相告。国家安全部门调查显示,二人微信聊天中,周泄露的涉及军用飞机生产、装备信息 共 11 条,其中 4 条信息被确定为秘密级。

图源:反间谍微电影《猎狐》剧照
图源:反间谍微电影《猎狐》剧照

  近年来,国家安全机关成功破获了一批重大间谍案件,挖出内奸、切断渠道,防止危害扩大,依法惩治了间谍犯罪分子,有力维护了国家和人民的安全。这些成绩的背后,是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的忠诚坚守和默默奉献。

  延伸阅读

  重案公布:

  “台独”分子李孟居曾潜入深圳偷拍大量武警集结视频图片

  去年香港持续数月的暴力示威中,“台独”势力的鬼影时而显现,2019年9月,国台办发言人透露,台湾人李孟居因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被依法审查,该消息一度被境外反华媒体炒作成“失联”“送中”。近日,记者从国家安全机关了解到李孟居案的来龙去脉,李孟居除商人身份外,还是“台独”组织“台湾联合国协进会”的理事,他曾于去年8月赴香港执行所谓“反送中加油”行动,并潜入深圳打探部队集结情况,拍摄大量视频图片向“台独”组织发送报告。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干警指出,李孟居的行为并非个案,是“台独”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典型案例。

  文 | 范凌志

    1

  起底李孟居:为“台独”组织“台湾联合国协进会”骨干

  2019年8月底,李孟居从深圳出境时被深圳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审查。1972年出生的李孟居是台湾新竹人,案发前任台湾信达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台湾屏东县枋寮乡乡镇顾问,但这些并非是其全部身份,记者从国家安全机关了解到,李孟居还是“台独”组织“台湾联合国协进会”理事。根据公开报道,该组织多年来持续窜访世界各地,在国际场合鼓噪“台湾加入联合国”“台湾加入世卫组织”,并与境外反华政客串联。

  李孟居于2009年就已加入“台湾联合国协进会”,其“台独”思想则在更早的时候就已成型。据李孟居供述,2001年,在美国留学的他经常出入纽约一个叫做台湾会馆的地方,认识很多台湾绿营人士,如被称为“台独魔术师”的肖锡惠,“别人来跟我交朋友,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趁这个机会想多了解一下他们的想法。说是潜移默化也好,就这样被拉到这个圈子里了。”

  在肖锡惠引荐下,回到台湾的李孟居获得“台独”大佬、“台湾联合国协进会”理事罗荣光的赏识,最终入伙。据深圳市国家安全局干警透露,在该组织中,李孟居即出钱又出力,不但承揽每年的募款餐会费用,还积极联络台湾绿营人士,其中就包括蔡英文、吕秀莲等,他短短几年就从普通成员升为理事,成为骨干成员。

  2

  插手香港事务,图谋“反中乱港”

  2019年,香港爆发持续数月的暴力示威,蔡英文当局认为这是“天赐良机”,在岛内大肆攻击祖国大陆、诋毁“一国两制”。岛内“台独”分裂势力大受鼓舞,趁机煽风点火,通过各种方式、各种渠道为黑暴势力输送利益,支援香港暴力示威活动。

  “台湾联合国协进会”也立刻开始行动。李孟居的好友、“台湾联合国协进会”候补理事陈亚麟于当年7月底找到李孟居,计划去香港声援黑衣人。

  记者看到一份李孟居与陈亚麟的聊天记录,二人商议,为配合蔡英文当局所谓“支援香港民主运动”,受“台独”组织“台湾联合国协进会”指使,计划入境香港实施“反送中加油”行动,并专门制作了所谓的“反送中加油卡”。据李后来交代,这份反动传单背景采用的是当年6月12日蔡英文个人社交账号所发的“自由的台湾撑香港自由”的图片,地图中,香港和台湾用当年“太阳花学运”的代表色黄色标出,与大陆做了区分。在传单右上角还有所谓“中华民国国旗”与香港区旗合而为一的标记,象征“台湾是香港的坚强后盾”。不过,让李孟居没想到的是,在其临行前,陈亚麟突然告诉自己“没有请到假,去不了了”,“那时候没太多想,后来我才觉得不太对劲,是他早知道有危险,把我骗过去。”


  2019年8月18日,李孟居抵达香港,一落地就迫不及待地展开“反送中加油”行动,积极参加在维多利亚公园的反中乱港集会,在现场发放传单并用粤语连喊“加油”,拉着黑衣人与所谓的“自由女神像”合影,并第一时间把这些图片发回台湾,“报功请赏”,得到“台独”组织“台湾联合国协进会”多位大佬的肯定,李本人也深受鼓舞,干劲十足。

  3

  赴深圳偷拍大量武警集结视频照片,涉部队人员、装备等机密  

  完成所谓“反送中加油”行动后,李孟居意犹未尽。他从网上获悉有武警在深圳集结的消息,觉得这是向“台独”组织表达忠心、体现能力的又一良机,就向深圳的生意伙伴打听情况,在第二天就秘密潜入深圳,当晚22点就打出租到深圳湾体育场附近,但因为天色已晚,没有看到武警集结。不过他并未死心,经四处打探,在一栋高楼顶层的酒店里确定了一个观看武警集结的“最佳位置”。20日一早,李孟居一起床就迫不及待打车来到该酒店,并用随身携带的DV和手机拍摄。但他仍觉不够,随后下楼到深圳湾体育馆一楼在警戒线附近拍摄。

  “我突然听到‘嘿!’的一声,就赶快退后。”李孟居供述时表示,后来他又到体育馆二楼,把手机放在腰部继续偷拍,记者看到其慌忙拍摄的视频中出现了禁止拍摄的警示标志。李孟居拍完后立刻把内容发回台湾,向“台独”组织报功,并匆忙赶往码头准备离境,结果被国家安全机关依法抓捕归案。

  深圳市国家安全局干警告诉记者,根据武警保密部门鉴定,李孟居非法拍摄的照片、视频为“秘密级”军事秘密,涉及部队集结地点、主战装备和数量,境外据此可测算出部队级别、规模、战力和作战意图,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将受到法律严惩。

  4

  “台独”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典型案例

  2019年10月31日,经检察院批准,国家安全机关对李孟居依法执行逮捕,并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秘密罪将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以追究李孟居的刑事责任,记者了解到,目前,该案已经进入法院审理程序。

  李孟居对自己被“台独”思想蒙蔽,受“台独”组织唆使,盲目赴香港进行“反中乱港”活动十分懊悔。他在供述时表示:“‘台独’‘港独’是没有出路的”、“暴力是绝对不对的,必须要把那些暴力人士绳之以法。”

  李孟居这样的“台独”分子为何对香港暴力示威充满兴趣?据其供述,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长期受台湾蔡英文当局和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的怂恿和蛊惑。香港“修例风波”发生后,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在岛内大肆炒作,抹黑祖国大陆,把发生在香港的暴力行为粉饰成自由民主的斗争事业,对岛内民众进行洗脑教育。另一方面,通过赴港活动,也可捞取政治资本。在李孟居与陈亚麟的聊天记录中,记者注意到,他认为按照台当局和“台独”组织的要求,赴港执行“反送中加油”行动,可作为“政治献礼”来提升自身地位,回去后有利于“选‘立委’”。

  深圳市国家安全局干警表示,“不论是李孟居也好,陈亚麟也好,他们参与香港的这些活动,并不是真正关心香港民众的安全及香港的自由、民主,实际上都想借此在台湾获得一些关注度,赚取自己的政治资本。”“在他们眼里,‘民主’都是生意,‘自由’都是买卖。”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干警透露,李孟居的行为是“台独”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典型案例,根据侦查工作掌握,此类行为除了李孟居案还有很多。在香港“国安法”颁布施行后,“民进党当局仍不死心,还成立专门的部门为逃往台湾的香港反中乱港分子提供便利。‘台独’势力所谓的民主自由是假,乱港谋‘独’是真,奉劝民进党当局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务,如果‘台独’势力继续实施此类行为,将违反香港国安法的规定,可被判处三年至无期徒刑,在此我们正告‘台独’势力,不要以身试法。”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两岸关系

责任编辑:张玉 SN234

来源:新浪网